平安银行再次寻求跨境融资

尽管平安宣布董事会即将改变,但深圳骏秀、平安银行董事长孙建义和平安银行行长邵平的辞职,对于已经进入平安集团综合金融棋盘的平安银行来说,意味着平安希望移植外部模式的时代正在逐渐消逝。

平安集团接管前深圳发展公司六年来,按照不同阶段的目标,完成了前深圳发展公司和前深圳商业银行的两条线整合。它以交叉销售的名义在平安集团下推出了各种综合金融产品。在充分利用平安集团在客户、产品、渠道、平台和互联网等方面的各种资源后,平安银行跨境金融已经进入深水区,面临集团资源透支、后续创新和增长乏力等诸多现实问题。

邵平等“民生部”63岁的孙剑义是平安集团的第二号人物,仅次于马明哲。在妥善处理了前深圳商业银行的历史遗留问题和两家银行的顺利整合后,孙的使命已经完成。老孙本人也希望回到这个团体。毕竟,与金融服务融为一体的平安银行仍然需要锻炼太多的心脏。

只有59岁的邵熊平还没有安定下来。他希望工作到63岁。

在今年3月的业绩会议上,他还表示,他已经提前两年完成了预定计划,并向媒体透露了他的下一个三年发展计划。

2012年底,邵平空江平银行。当时,原深圳商业银行将其资产以固定价格入股原深圳发展银行,以完成两线融合。平安集团的资本运营实现了不止一个目标。深圳商业银行的资产成功注入上市公司,解决同业内部竞争,成为深圳发展银行的绝对控股股东。

在投资和保险面临整体环境考验之际,该行享有独特的风光,并已成为贡献近一半利润的大牛。它处于安全和全面金融阶段的核心。

平安集团马明哲认为邵平是“为渡河买单”的积极尝试。当时民生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在同业中很受欢迎。

毕竟,以综合金融的名义交叉销售产品需要磨合,而且产生效益也需要时间。邵平空旨在抓住未来3-5年银行业发展的历史机遇,向BOCOG、民生、兴业等二线同行靠拢。

邵平也雄心勃勃,对完成马明哲提出的“三步走”发展战略充满信心。

邵平空下跌后不久,民生银行许多前分行进入平安银行高管行列,赵季晨、孙贤朗担任副行长,张金顺担任副行长。

据媒体报道,平安银行2013年上下民生部门有近50名成员。当时,平安银行的高管团队规模罕见,组成复杂,包括胡跃飞、陈伟、桀峰、吴鹏、叶王春、谢永林、赵季晨等7位副总裁。助理总裁包括陈蓉、杜江源、张金顺、孙贤郎、4名监事、秋微、党委书记王吉、首席信息官、首席风险官、首席运营官、各部门总经理等。

作为民生银行独立评估体系和事业部风险总监分配体系的主要创始人,邵平很快将事业部模式移植到平安银行。2013年8月底,邵平在事业部系统启动会上宣布,本行正式实施事业部操作系统,按照行业、产品、平台等不同维度划分的15个事业部全面启动。

在原有业务部门的基础上,这种融合了行业、产品、业务、上下游不同维度的分工体系,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经历了许多微妙的调整。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广发空下跌后不久,负责零售业务的副总裁蔡力峰以大部门的形式将零售业务部门与邵平直接脱钩,这实际上意味着邵平直到2016年才负责企业业务。平安的事业部制已经演变为“11+8+1”的结构,但仍难以全面协调分公司权力和事业部部门的利益竞争、内部摩擦等问题。一位金融内幕人士告诉记者,这不仅是因为该部门多年来仍然需要探索在中国传统银行体系中运作的方式,也是因为该部门体系本身既有优势也有劣势,仍然缺乏成功的模式,用平安保险文化体系消化不断调整的过程需要时间。

“药效有待测试。

“本报记者采访的金融专业人士在2013年8月底关于平安邵平第一年处方的报道中做出了这一判断。

有早期迹象表明,“民生部门”正在从安全中退出。继邵平之后的民生部门的张金顺和孙贤朗已经安全离职。出生在民生部门的北京分行前行长刘淑云于今年8月被警方带走,将“民生部门”推到了清理工作的前沿。

综合金融之路(Comprehensive Financial Road)虽然平安银行自邵平上任3年以来,年度业绩增长在同行中相当不错,尤其是一些银行2015年的业绩增长只有3%-5%,而平安银行的业绩增长了11%,但仍落后于一直想迎头赶上的肇星银行和民生银行。

根据中国银行协会7月发布的2016年中国银行百强排名,结合核心一级净资本和资产规模等因素,招商银行排名第六,民生银行排名第八,平安银行排名第十三。

事实上,为了尽快拓展银行业务,平安集团一直不遗余力地以综合金融交叉销售的名义为其提供支持。平安集团近10万名员工,包括保险销售人员,使用平安银行的工资卡和信用卡。虽然70,000名保险销售人员销售保险产品,但他们也可以销售信用卡和个人贷款产品。

然而,与银行间零售业务的增长数据相比,平安银行综合金融的协同优势并不明显。

平安银行2016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显示,手续费、佣金等中间业务净收入为164.48亿元,同比增长19.87%。同行等其他中间业务的增长也保持在这一增长率。

中国银行业协会的报告预测,今年银行业可能的亮点将来自中间业务收入。

该报告预计,2016年商业银行的非利息收入比例将进一步提高至25%以上,部分银行将超过30%。

从半年度报告的信息来看,除了不良贷款压力和接近150%监管红线的拨备外,平安集团寄予厚望的交叉销售协同效应在带来短期利益后,很难实现长期预期效果。平安集团在客户、产品、渠道、平台和互联网等各种资源方面面临着边际收益递减的问题。平安银行跨境金融进入深水区,面临集团资源透支、后续增长乏力等现实问题。

邵平作为贴满“民生系”标签的代表,他的卸任意味着平安银行“民生系”时代的结束,意味着平安银行引入外来模式的渐行渐远,平安集团的综合金融带给邵平的继任者们更多是使命与挑战,继任者们需要在深谙银行业本身发展规律与深入理解和熟悉平安集团文化间游刃有余,将二者有效地粘合。作为“民生部”的代表,邵平的辞职意味着平安银行“民生部”时代的结束,平安银行逐渐退出引进国外模式。平安集团的综合财务给邵平的继任者带来了更多的使命和挑战。继任者需要了解银行业自身的发展规律和平安集团的文化,才能有效地将二者联系起来。

截至新闻稿,向记者报道的最新消息是,现任副总裁谢永林已取代孙建义出任董事长,而副总裁胡跃飞已接任董事长。

他们都是20世纪60年代的年轻人。谢永林是1994年进入银行的“老平安”。他曾担任平安集团第一书记马明哲,曾多次担任平安集团副总裁兼平安证券董事长。胡跃飞于1990年进入该行,是一个见证了该行26年发展的超级“老而根深蒂固的人”。他从分行副行长、分行行长、总行助理行长和副行长一路上被称为“三代元老”。胡跃飞在担任广州分行行长期间开始探索供应链金融业务,因此受到了几位股东的青睐,他的性格低调务实。

对跨境金融服务的需求正在增加,但许多银行业专业人士指出,跨境金融在中国金融业仍缺乏成熟的模式。领先的平安集团在保险与银行的融合中起到了探路者的作用。尽管它拥有完全的许可优势,但要打造平安文化的清晰品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