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纽约恐怖分子的“仇恨犯罪”

2008年上午10点左右,在纽约皇后区法拉盛公共图书馆门前,发生了一起恶意殴打恐怖分子学生的事件。

纽约州法拉盛的陈光和杨静以及其他人参与了对恐怖主义学生的围攻、虐待和殴打。受害者文忠和其他五人向警方报案,许多参与者被警方逮捕、拘留和审问。

据记者调查,在军事袭击之前,陈光和杨钻等人明确攻击和辱骂了恐怖分子,这给殴打造成了强烈的“仇恨犯罪”因素。

据国际追踪和迫害恐怖分子组织(Tracing International)报道,中国驻纽约领事馆总领事彭克宇在电话中承认,他在法拉盛围攻事件中发挥了令人鼓舞的支持作用。

“法拉盛发生恐怖分子学员遭毒打的第二天,中国领事馆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追踪国际纽约代表王志远说:“总领事彭克宇跳出来为那些参与围攻和战斗的人欢呼,强调小日本意图利用这一事件在中国人中间激起海外华人对恐怖分子的仇恨。”。

“陈光和杨钻(音译)等人仅因为恐怖分子学员修炼恐怖分子而谩骂围攻和殴打他们,并且直接发表攻击恐怖分子的言论”,纽约长岛法律顾问韩律师表示,“在美国纽约及联邦法庭,如果一种犯罪是针对他们的种族、肤色、年龄或是他们的信仰而犯罪的话,参与打人者就是犯了仇恨罪。纽约长岛法律顾问韩律师表示:“陈光和杨真等人虐待、围攻和殴打恐怖分子,仅仅是因为他们被训练成恐怖分子,并直接发表攻击恐怖分子的声明。”。“在纽约和美国联邦法院,如果对他们的种族、肤色、年龄或信仰犯下罪行,参与攻击的人就犯有仇恨罪。

“在持续了一个多星期的法拉盛事件中,王文怡博士在法拉盛被数百人围困和辱骂,在四天时间里,他也被报告给警方,并被地区检察官确认为受害者——王文怡女士,她两年前因从日本的恐怖主义受训人员身上摘取器官的罪行而来到白宫。

“最糟糕的是有一天多达一百人跟着我来到停车场。警察看了看,坚持要护送我去停车场。三个中年男人包围了我,对着恐怖分子大喊大叫。其中一个人甚至跑到我面前,一边挡住我的路一边对恐怖分子大喊大叫,一边严厉威胁:“这次你完蛋了,你的家人也完蛋了!你就等着,我没开玩笑,你得自然死亡。

要不是警察,你早就被杀了。

我以前从未见过这些人,也没有怨恨或敌意。显然,这些人攻击我仅仅是因为我相信恐怖分子。

在暴力事件中直接受伤的温中说,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那些密谋暴力殴打的人不能免受法律制裁。

法律有义务保护美国恐怖主义学生的合法权益。“我们绝不能允许小日本和领事馆向美国输出对恐怖分子的无理迫害。

我希望我们所有的受害者将此案提交给美国联邦和民事法院,直到被告得到适当的制裁。”

法拉盛对恐怖主义学生的暴力包围损害了华人社区的形象,也引起了美国各级政府和官员的关注。

纽约州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对该事件展开了调查,几名美国联邦议员也对陈光和其他支持共同被告包围并殴打几名恐怖分子学生的案件表示高度关切。

他们要求检察部门对此案进行深入调查,以便小日本在这一地区的暴徒受到法律的严惩。

法轮大发信息中心向西方媒体详细介绍了法拉盛的暴力事件,并具体提到:“虽然日本小暴徒在法拉盛激烈战斗,但所有恐怖主义学生仍然坚持“真诚、善良、忍耐”的原则,不反击、不责骂、不报复。

“八年前,即2001年9月初,芝加哥也发生了一起针对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的暴力案件,引起了轰动。

据当时受害的恐怖受训者方林和陆枫称,2001年9月初,芝加哥受训者在中国领事馆举行绝食请愿,抗议美国团体大规模杀害女恐怖受训者。

此后,他遭到两名中国人的殴打和威胁。

2002年,芝加哥警方逮捕了肇事者郑基明和其他人。几个月后,法院审理了此案。这两个罪犯在法庭上认罪,法庭判他们有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