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地:欢呼债务违约,HNA终于忍不住了

新年伊始,钱宝网络点燃了2018年财务管理平台断裂的趋势。南京新年前,银行挤兑和讨债成为一种景象。南京大街小巷各种规模的金融平台都紧张而庄严。

南京事件还没有结束,远在天涯海角的海南爆发了违约事件。

然而,事故不是由任何人引起的,而是由一个有权势的老板引起的。

最近,HNA的债务危机蔓延至共同基金平台。

据媒体报道,海航集团旗下的聚宝汇共同基金平台套现员工和个人投资者资金逾期,购买的投资产品套现将被推迟。这是该平台第二次推迟兑现,基本上是宣布违约。

我以为违约只会发生在没有背景的小公司。你怎么知道,以年收入6000亿元、总资产超过1万亿元为战略目标的HNA,也将陷入这种共同基金违约,令人惊讶。

从破产边缘到数万亿架帝国直升机!让我们来看看这家神一般企业的奶牛数量:作为一家本地航空公司空公司,2003年,HNA遭遇了历史上最大的危机,年亏损近15亿元,几乎濒临崩溃。

经过10年的发展,到2013年,HNA的资产已经达到2660亿元。

三年后,2016年海航集团实现收入295.6亿美元,在财富500强中排名第353位,资产1761.2亿美元(约1.2万亿人民币)。

一年前,2015年,HNA首次进入世界500强,排名464。

如果我们想在世界上找到一家靠直升机崛起的企业,那一定是HNA。

当时,HNA董事长陈凤芳表示:在未来10年(2025年),HNA的目标是进入世界500强前10名。

前500名中的前10个概念是什么?根据目前的名单,T1集团只有4家大众市场企业,除了5家石油公司和1家电力公司,即沃尔玛、大众、丰田和苹果。

对于一家没有核心技术和业务的航空公司空公司来说,实现在10年内成为世界500强公司的目标只不过是一个梦想。

但是没有人把HNA的话当成梦!世界上企业快速扩张的方式不超过两种:一是利用其核心技术和独特的管理模式实现企业的多元化和裂变;二是利用大规模负债,主要是银行信贷,疯狂购买,实现企业规模扩张。

至于购买的资产能否消化,能否盈利,这不是企业的短期考虑。HNA无疑属于后者。

在过去不到30个月的时间里,HNA完成了价值500多亿美元的交易,超过了许多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主要国家1万亿美元外汇损失的5%。

投资目标包括希尔顿酒店集团、信息技术分销商英迈、德意志银行、货运服务提供商瑞士空港口、飞机租赁公司雅芳和CIT租赁部门等。这也极大地提升了海航集团在世界500强名单中的地位,并导致该公司负债累累。

债务危机的疯狂平衡在国内顶级企业中,万达的债务扩张达到了顶峰。如果有一个能和万达匹敌,那就只有HNA了。

2017年上半年,海航集团利息支出达到创纪录的156亿元,同比增长一倍以上。

短期债务达到1852亿元,超过现金储备。

长期负债达到3828亿元,净负债达到息税前利润的6.5倍。

六个月后,《华尔街日报》在2017年11月报道称,海航集团的债务总额约为1000亿美元,其中四分之一是短期贷款。

这意味着HNA 1.2万亿美元资产中有近一半是借来的,近四分之一在一年内到期。大量短期债务为HNA债务问题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本文开头报道的HNA共同基金平台的两次延期只是HNA债务危机的冰山一角。

据彭博社报道,海航集团的公司最近几周未能及时偿还一些中国银行的贷款本金或利息,导致三家银行冻结了一些未使用的信贷。

2017年12月中旬,中信银行在专门发送给彭博新闻社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海航集团一家子公司接受的商业承兑汇票在银行支付中遇到困难。

据互联网报道,截至1月4日,四家中资银行尚未收到去年底到期的本金或利息。

中信银行上月表示,海航集团一家子公司接受的商业承兑汇票在该行遇到支付困难,HNA的债务问题令人担忧。

知情人士表示,由于HNA复杂的股权结构,一些美国银行减少了与该国的联系。

最近几周,海航集团的借款成本大幅上升。

海航集团的一家子公司以8.875%的利率发行了3亿美元的期限不到一年的债券,远高于一家内地垃圾房地产公司最近为同样期限的债券发行的5.5%的利率。

高债务成本使得HNA的债务偿还模式不可持续。

海航集团50岁的首席执行官谭向东(Tan Xiangdong)正在世界各地奔走,劝说银行和企业继续与海航集团合作,锦上添花,提供不太及时的帮助。HNA似乎已经到达了一个危险的十字路口。

2017年12月6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下调了HNA集团的信用等级,将HNA的信用等级下调一个等级至乙级,比投资等级低五个等级。

原因是大量债务将在未来几年到期,其融资成本将增加。

评级机构几乎同时下调万达和HNA的评级,将这两家依赖滚动债务发展的公司再次推向债务危机的边缘。

HNA不知道一般原则!事实上,只要有信用支持,不管债务有多高,特别是对于像HNA这样拥有无限银行信贷的公司。

问题是,HNA收购巨额债务已经影响到整体形势,并开始受到压制,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市场信任的崩溃。

从2015年到2016年,外国动物仅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就损失了数万亿,震惊了整个国家。

那些在国内借钱并在国外收购的企业被指控将资产转移到海外,成为过街老鼠。

激进的海外投资最终演变成金融风险。

2017年6月,银监会要求银行对几家大型企业的授信和风险进行调查,调查对象大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相对激烈、银行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除了万达,一向勇猛的HNA也在其中。

2017年11月3日,中国监管机构再次收紧对外商投资的监管,批准和管理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境外企业开展的敏感项目。HNA和其他大型中国企业集团经常通过这些海外实体进行交易。

监督层可以说是一针见血。

民营企业有内债,外部资产退出模式已经结束。HNA的海外并购已经冻结。

由于债务问题,一些进行大规模海外并购的中国公司正面临监管审查。安邦保险集团有限公司(安邦保险集团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安邦在全球发起了一系列激进的并购活动,但最终在中国监管机构的压力下,它放缓了扩张步伐。

收购美国电影连锁店AMC娱乐控股公司AMC的大连万达集团(DalianWandaGroup)也通过打包出售海外资产还清了债务,并放弃了收购DickClarkProductionsInc的计划

HNA首席执行官谭向东最近表示,自去年11月以来,在中国监管机构出台限制某些类型海外交易和防止资本外流的新规定后,HNA方面已经放缓了投资。

HNA未来的海外交易将响应国家政策,这是一条红线。

1000亿美元的债务风险是如何产生的?彩票会被引爆吗?对HNA共同基金平台的破坏和监管层面的风险预警,宣告了HNA依靠国内贷款和海外并购扩张模式的终结。

在银行和监管层的双重压力下,还债降杠杆,是海航避免再次触礁的必然选择。在银行和监管机构的双重压力下,HNA避免再次触礁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海航集团显然意识到其高债务问题。有效偿还债务和降低利息支出的方法是发行债券和出售资产。

最近几周,我们一直在与银行家讨论一些海外资产的处置或撤出。

有两个目的:筹集现金偿还集团超过1000亿美元的债务,减少中国监管机构认为投机性的投资项目数量,以防止集团误入歧途,再次受到压制。

2017年11月底,海航集团CEO谭向东公开表示,海航集团正在考虑出售其资产。

这将改变海航集团的收购策略。

海航集团将出售大量资产,以降低集团的负债率。房地产、娱乐和体育等被监管机构列入海外投资黑名单的资产将成为销售重点。

目前,HNA计划出售其位于曼哈顿美国大道1180号的股票。

该集团在几个城市有数十项房地产投资,包括纽约公园大道245号和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的尼克劳斯俱乐部(NicklausClub-Monterey)。

1月12日,彭博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HNA目前正在为伦敦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的两处房产——路透大厦(Reuters Building)和瑞信大厦(Credit Suisse Building)寻求中介估价,并已开始联系有意接受该报价的潜在投资者。这一价格可能低于此前3.66亿英镑的购买价格。

2018年,HNA肯定会取代万达,成为海外资产出售之王。

然而,当HNA购买这些资产时,它们的估值都相对较高,交易价格溢价严重。

现在,为了保护自己,低价出售不仅没有从投资中获利,反而增加了债务负担。

12月4日,HNA云安向鹏航空空公司以8.2%的利率发行了270天人民币债券,为该公司债券发行史上最高水平。

天津航空空HNA的另一家子公司也在11月发行了一种类似到期日的债券,利率为五年来最高。

HNA的另一家子公司三亚凤凰国际机场也以7.5%的票面利率发行了270天债券。

免费发行债券进一步加剧了HNA的债务问题。

发表评论